1. <ruby id="jyies"></ruby>
      <cite id="jyies"></cite>

        <optgroup id="jyies"></optgroup>
        用戶名: 密碼: 免費注冊 會員服務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化工字典 | English
      1. 當前位置:化工資訊 > 圖片新聞 > 可再生能源發展仍需時間

        可再生能源發展仍需時間

        http://www.extaordinaryreads.com   更新時間: 2022-09-07 10:01:54   中國石油報

          剛剛過去的酷暑讓歐洲電力也經歷了一次殘酷的炙烤,在歷史罕見的高溫干旱等天氣“加持”下,歐洲電價不斷創新高,歐洲能源危機愈發凸顯。盡管歐洲多國為應對電力緊張,在供需兩個方面都采取了諸多措施,但在全球能源供應短缺的大背景下,隨著冬天供暖季的到來,電力需求必將大幅上升,歐洲電力又將面臨大考。

          睿咨得能源(Rystad Energy)今年上半年曾發布報告稱,今年冬天對于歐洲消費者及歐洲各國政府來說都將變得十分艱難。目前,全球極端天氣頻發,加之天然氣、煤炭、核能和可再生能源選擇有限,成本高企且供應不確定性,歐洲電力部門可能在今年冬季遭遇更為嚴重的危機,若重重困難無法解決,電力危機或將加速失控。

          天然氣供應不足

          盡管歐洲一直努力減少自身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但迄今為止選擇仍然有限,替代方案難以落地。與此同時,其他供應鏈也存在各種不確定性。

          首先是今年6月初美國得州自由港LNG出口碼頭發生爆炸,原本計劃出口終端將于今年10月重啟,但8月23日有消息稱,出口終端推遲重啟時間表,最快也要11月份,這為冬天歐洲天然氣供應帶來了很大的不確定性。

          同樣是今年6月,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稱,因德國未能及時向俄方交付送加拿大維修的天然氣管道部件等原因,公司被迫將“北溪-1”管道輸氣量從每天約1.67億立方米減少到6700萬立方米,降幅達60%。盡管在德國政府緊急協調下,“北溪-1”天然氣管道于7月21日恢復向德國供氣,但輸氣量被削減至其產能的20%。而且,在當前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下,“北溪-1”未來能否保證持續供氣仍充滿巨大變數。就在8月31日,Gazprom又以維護“北溪-1”管線為由,宣布在8月31日至9月3日期間停止向德國供氣。這將進一步推升原已緊繃的電力市場緊張情勢。

          面對天然氣短缺,一方面阿塞拜疆、阿爾及利亞等國盡力加大對歐洲出口,另一方面,歐洲各國政要紛紛行動起來,目標明確開展“能源外交”: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愛麗舍宮會見了阿聯酋總統穆罕默德,雙方著重討論了能源領域合作,并簽署了能源合作全面戰略伙伴協議;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在柏林會見到訪的埃及總統塞西。此前,埃及、以色列同歐盟在開羅簽署協議,允許以色列通過埃及向歐盟出口天然氣;意大利總理德拉吉則親訪阿爾及利亞,簽署15項合作協議。但這些努力在短期并不足以解決歐洲的能源危機。

          目前看,唯一能增加歐洲天然氣供應量的希望,是增加荷蘭格羅寧根氣田的產量。格羅寧根是歐洲最大的氣田,年產量為550億立方米,相當于“北溪-1”天然氣管道的供應量。雖然由于地震問題已逐漸關閉,但只要荷蘭同意,格羅寧根氣田仍能迅速增加約200億立方米的供應,這可以彌補目前俄羅斯的部分短缺。但當地居民卻對此憂心忡忡,氣田重啟之路恐道阻且長。

          煤炭價格大漲

          在全球供應限制及強勁需求的共同推動下,特別是歐盟對俄煤炭禁令8月11日正式生效后,已有分析機構將今年亞洲煤炭的平均價格上調近40%,且預測亞洲煤炭的高價還將維持數年。煤炭價格大幅上漲也使得歐洲的能源困局雪上加霜。

          近期,歐盟多國相繼重新啟動此前一度計劃淘汰的煤炭發電,由此有媒體稱,“歐洲重回煤炭時代”。率先采取煤炭發電措施的是德國,德國擁有歐洲最大的燃煤機組,德國政府稱,將重啟被封存的10吉瓦的閑置燃煤電廠進行發電。隨后,奧地利、意大利、荷蘭、法國等國也出臺了類似舉措。如此大規模重啟燃煤電廠,加之剛生效的俄煤炭禁令,這定會加劇全球煤炭市場的緊缺程度,將原本就處于高位的國際煤炭價格推至更高。

          除上述因素外,極端天氣反復出現、南非運煤鐵路年度檢修、哥倫比亞煤炭出口下降等諸多因素都將進一步助推國際煤炭價格繼續走高,或將再次刷新歷史極值。

          核電回歸困難重重

          核電是歐盟國家發電的主力,據歐盟2022年數據顯示,歐盟13個成員國建有核電站,核能發電量約占歐盟總發電量的四分之一。但在日本福島核事故后,歐盟核電被迫踩剎車,不少歐盟國家意識到核電站存在無法掌控的危險,從而對核電站的安全性產生質疑,于是宣布“減核”甚至“棄核”。德國曾計劃在2022年底前關閉最后3座核電站,成為西方工業大國里第一個全面棄核的國家。

          但今夏的高溫炙烤讓歐洲無暇顧及其他問題,即將到來的凜冬似乎也將此前在氣變問題上的種種承諾及對安全的擔憂淹沒在電力價格、生活成本等迫在眉睫的問題之中。于是,在歐盟投票否決了反對將天然氣和核能列為綠色能源的提案,掃除了將這兩種能源列入其“綠色能源”分類的最后一道障礙后,德國政府表示,本該在年底前關閉的剩余3座核電站將繼續運行,以保證德國的能源安全。緊接著,法國政府表示,計劃在未來幾年建造6座新的核反應堆。

          盡管如此,歐洲核電的回歸之路仍困難重重。首先,核電站的安全性、環保性仍是歐盟各國必須著重考慮的問題,如對法國而言,重啟核電建設的最大挑戰是如何處理放射性核廢料,公眾對此反應強烈。其次,核電站建設周期長,短期內根本無法解決歐洲的電力危機。第三,歐盟核電站不論改造還是新建,經濟賬都是重中之重,畢竟老舊核電站改造不易,且研發、維護費用高,各成員國需求又不盡相同,所以在經濟賬上恐難協調一致。此外,目前歐洲極端高溫天氣也使得核電站面臨限產的要求,難以解決當下電力緊缺的問題。

          可再生能源發展仍需時間

          雖然目前歐洲電力危機愈演愈烈,但可再生能源依然難以發揮立竿見影的替代作用。首先,技術問題是影響可再生能源作用的重要原因。以太陽能、風電、水力為主的可再生能源受季節變化影響大,具有間歇性、波動性的特點,可靠性不足,因此儲能技術發展至關重要,但短期或難出現突破。

          此外,飽受關注的“綠氫”發展也受困于技術難題,在儲存運輸方面還需加強技術研究。其次,資金投入問題制約可再生能源發展。隨著可再生能源項目建設原材料和配件價格不斷上漲,可再生能源廠商的利潤正在被不斷增加的投入成本所吞噬,極為有限的回報使得企業投資意愿降低,阻礙了項目的發展。建設周期較長、環保法律制約等現實因素,也都決定了可再生能源項目必須經過過渡期,以時間換空間,因此,難以快速解決當下電力供應短缺的“燃眉之急”。


          化工制造網將隨時為您更新相關信息,請持續關注本網資訊動態。

        文章關鍵詞: 電力能源
        化工制造網信息客服熱線: 025-86816800
        免責聲明:化工制造網上刊登的所有信息不能保證其內容的正確性或可靠性;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來源出處,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請您自行加以判斷并承擔相關風險。
        ?
        三上悠亚在线
        1. <ruby id="jyies"></ruby>
          <cite id="jyies"></cite>

            <optgroup id="jyies"></optgroup>